【永利棋牌】梦一场

前不久还看到了一个命题,就是说在假设完美的情况下,一个意识如何能认识到自己是被创造的,以及他如何知道自己所接受的信息是虚假的。这个假设在很多电影小说漫画里都有反映,《钢炼》里有一集是说阿尔怀疑自己完全是爱德所创造的;我们如果不翻墙,也很难知道我们生活在水深火热里,这是一样的道理。

大学里,我的外号就是386,意味落后于时代,当时我还不服,现在看来还是有那么点正确的,虽然知道《盗梦空间》评价很好,也挺想看,但还是拖拖拉拉等到快下线了,才跑去电影院。
看完后,感觉确实好看,回来一上豆瓣,看到很多高人在分析剧情,觉得有点启发,不过每个人看法不同,像我现在还觉得这全是梦,因为–电影当然是梦,观众被剧情吸引,不断地讨论Cobb是不是回到了现实,正是导演的成功植入啊,所以最后陀螺倒不倒倒不是关键,笑,真这样分析不仅无趣而且到人胃口,所以我换种说法,那就是Mal为什么要自杀,当然你可以说Cobb植入的观点太成功了,但我也可以说,Inception不像是植入什么观点,倒像是发掘出别人想要隐藏的潜意识,在Limbo,Mal的潜意识是相信这不是真的,但她喜欢这里,所以锁上陀螺,说服自己这里是现实。如果她真的相信这里是现实,完全可以用陀螺判断,为什么不呢?就像如果有人说世上有永动机,我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我不信,拿出来证明给我看。Cobb传动陀螺强迫他的妻子直面现实–即这里是梦里,但他们回到Cobb所认为的现实里时,Mal还是不相信这里是现实,你可以认为这是Cobb向他植入的想法,但我觉得她的怀疑是合理的,而且她这次不会相信陀螺了,道理很简单“陀螺一直转代表这是梦境”是正确的,但这不证明“陀螺停下代表现实”成立。电影里面也是这样设定的,小女孩造梦师学习时,Cobb还是Arther说过,你的图腾不能被别人看。为什么,因为如果别人知道图腾的秘密,就会造出那样的梦境迷惑你。所以Mel的不相信这是现实是表层,深处是她不相信Cobb了,如果她还相信Cobb,她就会试着转动陀螺,试着听Cobb的话,但她没有,她其实觉得自己在Cobb的梦中,Cobb不想让他离开,已经被Cobb知晓秘密的陀螺自然不再有用。

激动不已。和宝宝激烈的讨论着情节的逻辑,当天晚上做了很长很长的梦。看完《盗梦空间》国内首映的那个晚上,还清晰在目。

我比较肤浅,不会用什么数学角度、物理角度去剖析那几层梦境。但是单从精神上来说,我觉得就是一部非常不错的电影了。“植入一个想法就可以改变一个人。”这并不是什么深奥的事情,但是导演和编剧利用梦的概念来解说这个思想,不得不让人称叹。
潜意识边缘(即在梦中死去后暂时无法醒来时掉入的空间)让我思考很多,以前书中所谓的乌托邦、理想国,都不如这个强(真不真实暂且不去讨论它)。在这种空间里待得太久,倒真是会让人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突然想起影片中一个神秘老人(为了寻找镇静剂时遇到的守梦老人)的一句台词:“他们不是为了做梦而来的,而是为了醒来……”人们知道了通过“梦境”可以进入另外一个世界体验另外一种生活后,“梦”与“现实”的界限便开始模糊了,二者似乎可以对调,又似乎是平行的,但又或意义都不大。“梦”、“现实”,只是我们赋予其的名称而已,究竟孰真孰假,真的有方法区分吗?Mal的痛苦我很能理解,在梦境与现实的双重煎熬下,她选择了自我解脱。
一个人的梦可以创造只属于他的世界,多个人的梦融合在一起,就组成了许多人的世界(好像是很简单的推理),但是组成的这个世界与现实,区别在哪?我觉得重叠了。
盗梦空间里展开的是一场以Fischer为主角的梦,生活中是否也像这梦的空间一样是有预设主角?但是每个配角都在用自己的潜意识接受外界的讯息、创造自己的世界,每一个盗梦者都在Fischer的梦中保持着自我,这传达的又是什么?现实与梦是等同的,主配角概念很模糊,大家都在各自打着攻防战。Fischer应该没有专业训练过潜意识防御,这种抵抗应该是一种本能,每个人都有自我保护的手法,而且与生俱来,即使盗梦的对象换成普通人,估计也一样要展开这场攻坚战吧!
    梦境中做梦人的潜意识防备情绪我觉得很有意思,电影中以路人或是攻击型狙击手的形式表现,这还挺让人有同感。这其中也有让我反思的一幕,电影的最后,Cobb回到现实中,他发现周边很多人的眼神还是像别人梦中的路人的眼神一样,充满怀疑和好奇。这让我觉得,我们的现实,真的就像一场梦。
至于最后结局,Cobb的陀螺到底有没有停下来,我认为一定停下来了,他在影片中的结局一定是回到了现实。但是最后那一幕真的让我想太多了:陀螺不停地旋转真的是在梦中吗?停下来就真的是在现实中吗?梦中的死亡可以让人回到上一层梦境,这个安排很巧妙,让我觉得导演是个心理学家。从一层穿越到另一层,是种解脱,寻求这种解脱的唯一办法就是死亡,这是在安慰人类脆弱的心灵?又仿佛是在嘲笑自杀者的恐惧。
这是一部好片,但是对于我而言太阴暗,总让我思考活着的虚无,死亡的意义。还是比较喜欢一些积极向上的影片,不过还是推荐大家都去电影院感受感受。至少看过后,都会开始珍视自己的梦境,珍惜自己。

在豆瓣上有一个翻译的评论,比较细致可靠,发现了Cobb的戒指是区分梦和现实的一处关键而细微的差别。我们有理由相信,最后一幕是导演设计好的,说明其实再怀疑下去已经没有意义,因为上一段里的问题可以说是无解的,这在下面将会提到。

我觉得导演的确暗示Cobb回到了现实,从两组小孩的演员名单上看是这样。但因为这是导演的一个梦,一个产物,所以里面有那么些梦境般不合情理的东西让我们又质疑起来。我个人觉得最奇怪的就是Cobb和他妻子的图腾–陀螺(至于戒指我觉得是导演的暗示而不像图腾),别人的图腾是通过有意识的改造,改变其原有重心,来判断在不在现实,而Cobb的陀螺似乎没经过改造,就是一个正常陀螺,然后它在梦境里违反现实规律的永远旋转。我觉得按电影里其他人制造图腾的方式,应该是这个陀螺被有意改变了重心,现实中转不起来,梦境里能像普通陀螺那样转,当然这样就没有不停旋转的陀螺那样的梦幻感了。所以,虽然Cobb回到了现实,但因为观众看得是导演的梦境产物,觉得还是不可思议,还像是梦境的感觉就很正常了,当然,导演就是要让我等观众沉浸在他的梦境之中,他做到了。

    想象力,《盗梦空间》之所以被千万的影迷追捧,诺兰变幻莫测的想象力无疑是关键。其实千年前,庄子“抟扶摇而上者几万里”的想象比起折叠成盒子的城市,也并不逊色。然而,《盗》居然会把庄周梦蝶的古意拍的如此声光电影,又如此的二十一世纪,让人不得不感叹人同此心,千古如一。

最后一幕导演在陀螺正转动的时候就切掉了镜头,同时响起了陀螺倒掉的声音(也许)。这让很多人在怀疑Cobb是否回到了现实。其实这样的考虑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无论如何,Cobb都回到了他的生活。

    所以,对Cobb而言,早已经没有了现实,潜意识中的梅尔说,你知道,对你而言没有什么比我更真实。他早已经是只有在梦里才能生存的人。

一个朝鲜人,如果没见到外面的世界的话,就是幸福的。我们有时候不是也不愿意面对现实么?

    Cobb决定要面对现实,而这个现实是要在梦里去面对的,面对这个现实之后能否醒来,他似乎也没有可以确信的理由。最后的画面中,他似乎已经和齐藤一样恍惚不知所以。在梦的漫长的岁月里,他似乎也早已遗忘了自己。这就是Cobb的选择。醒来,还是继续梦下去,现实还是虚幻,都纠结不清。

无论这一层是否真实,他对Cobb是有意义的,他选择了留在这一层。

    颠倒的现实,和颠倒的梦境。Cobb不断地旋转陀螺,正是在不断地验证着何者为梦,何者为真。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明白,现实中痛失所爱的创痛,只有躲在梦中,才能稍得安慰。痛失所爱的现实,又是如此的不真实,让人宁愿相信,这是噩梦一场。

很多人在从数学和逻辑的角度分析,这对于理解电影里的世界很有帮助。一般导演讲述一个故事,好的导演展示一个世界。数学和逻辑虽然有益于分析影片中的世界,但世界归世界,个人归个人。我还是想从一般意义上说一下这个结尾。

     在这个逻辑严密,层级分明的梦的世界里,其实有很多衔接处,导演用了并不明晰的镜头语言。按照大部分人的分割法,影片大约可以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讲Cobb在齐藤的梦中偷盗任务失败,准备逃亡;第二部分讲齐藤雇佣Cobb为他实现在富二代脑海中“植入”命令的任务,Cobb组织队伍;第三部分讲“植入”的任务的过程,进入4层梦境;第四部分讲Cobb找到年迈痴呆的齐藤,镜头从手枪转到醒来。如果说第三个“植入”任务部分是主体故事,那第一部分只能说是一个类似引言的热身,让观众熟悉一下人物和电影的叙事方式,第二部分是一个必须的理论讲解部分,如何进入,如何醒来,至于真到了梦的世界里,那就一切皆有可能了。第四部分,结尾,也是谜底。

这是暗示的力量,一个暗示可能毁掉人的生活,Cobb对他给妻子植入的暗示感到后悔。一个小小的意义也能让生活重新恢复活力。我们很容易发现,对于第二段中的问题,文艺作品中给出的答案无非是这里有爱情亲情友情奋斗目标等等等等。不断的怀疑会把人存在的意义抽空,换句话说,你怎么能说明你现在所处的时空不是梦境?梦有无限可能。

    在导演所用的众多的暗示性的细节中,小组成员在催眠师处看到的管理做梦者的老爷爷似乎有种先知的意味。“这些人一直躺在这里,是因为他们不愿意醒来。”梦境与现实已经颠倒,在梦里的迷失,已经成了生的意义,悲哉,幸哉?

在一场梦里,Cobb给妻子植入了一个暗示,让她对长期以来倾注全力建造的世界产生了怀疑,并把这怀疑带到了更上层的世界里。她的死让Cobb追悔莫及,我相信如果再给Cobb一次选择,他会做出另外的选择,就像药剂师那里的人一样,他们的寄托已经在梦里了,现实(抑或上一层世界)对他们已经失去了意义。同样对Cobb也是,在他被通缉的那层世界也只有guilty和对孩子的想念对他有实际意义。最后,如果没有对孩子的想念,Cobb一定早就和妻子长存于梦境里了。最后他了结了这种guilty,才回到了孩子的身边。

     和《庄子齐物论》中这段著名的寓言一样,《盗》的关键点也在于梦与醒的边界。归根到底,诺兰是在用一个结构无比精巧的偷盗故事,和观众共同探讨一个问题,在梦和醒的边界,我们能否分的清楚?

     很多人讨论这个问题。或可有三种可能:他一直在梦里;他找到齐藤,二人顺利醒来了;他在梦中迷失,进入了结尾的梦里。当然,这样推论,首先要假设最终我们看到的画面是在Cobb的梦里。然而是否有可能,我们看到的是其他任何一个人的梦,是在导演诺兰的梦,甚至,是在自己的梦里。是导演给我们编织一个结局美满的梦境。梦是迷宫,Cobb请小女孩儿来做造梦师,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潜意识(妻子)找到自己的意识(自我)。Cobb的潜意识为什么要不断地破坏自己的行动呢?是愧疚,是怀疑,是痛苦?
在痛失所爱的世界里,为什么要醒来?于情,Cobb不会醒来。然而结尾处,Cobb推开自己梦中构想的梅尔,说,你还不够好。似乎是想说,Cobb已经战胜了自己潜意识里想要回到那个两个人共同构建的白头偕老的天上人间的愿望,而决定去面对现实中的问题。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相反,Cobb的妻子梅尔却是迷失在现实当中,一直转动的陀螺,让梅尔永远无法相信世界的真实。当生的实在感被剥夺了,死就成了唯一的选择,不管梅尔是否相信她将坠入她的现实,她只需要明确一点,她将逃离这个世界无尽的虚妄。悲哉,幸哉?

     故而,结尾处的陀螺,既不会“倒下”也不会“永久”。因为这部电影,最终是个问号。

     而最终,Cobb是否回到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