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之十年(贴旧文)

前几日与人聊到工作、生活的一团糟,就像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中提到的institutionalized–First even hate them,then get used
to them.Enough time passed,so depend on them.
(直译应该是体制化),渐渐习惯了拖延、无章。就想到了这部电影。

   每个人一生下来都会得一种不治之症,其中的痛苦会随着我们年龄的增加而增加,虽然有时会暂时平息,但决不会消失,这种病,叫做生命。也许我们每个人还都会犯一种罪,我们坐的牢,叫做生活。而这种罪,叫做成长。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对我而言是一部特殊的电影。尽管第一次看的时候只是觉得这是一部好看的现代版基督山伯爵。尽管很多年以来都没有搞懂为什么明明只是逃跑,名字却叫做救赎。还记得当年看到这部电影完全是偶然,在租赁店里看见一部叫做“刺激1995”的片子,当时正好无聊,正想刺激一下,于是租了回来。谁知道这个台湾版本的译名原来是驴唇不对马嘴,只是让我永远记得了这部片子是在1995年看的。当年还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可如今,已经到了懂得伤逝的年纪了。于是很敏感地记起现在已经是2005年,十年了,应该写点什么纪念一下。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生命本身就是一种绝症?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自己在坐生活的牢?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是Shawshank
Redemption让我意识到我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活着。除了晚上睡觉,白天放风之外,我总得做点什么。可让我感到恐惧的是,我发现在我的牢里虽然没有石墙,但却似乎比肖申克监狱更加难以逾越,因为我找不到墙,即使我能像安迪那样执著,那样永远心怀希望,我却不知道该从那里挖那条能让我逃跑,让我获得自由的通道。后来我明白,Shawshank
Redemption只是一则寓言而不是指引,其实已经说明白了的,Redemption,救赎而不是逃脱。生活这个牢,逃是逃不掉的。突然觉得世人皆醉,看看我的周围,有太多的人跟我一样是个生活的囚徒而不自知,自以为有事业的,不过是象安迪在牢里建图书馆,自以为混的如鱼得水的,也只不过是象瑞得那样在牢里有点办法和手段的囚犯。而我,甚至只是象老布那样的碌碌大众,照此下去,我会在老了没有用了之后被抛弃,就连坐生活这个牢的机会都不再给我。
  然而,我的救赎在哪里?既然我还能感觉到恐惧,那么说明我还没有被“体制化”(institutionalized),这个被影片中的狱友们称为“狗屁词汇”的东西曾经在某个我记不起来时间的无聊下午或是晚上在我不知第几遍看Shawshank
Redemption的时候,象一记耳光一样让我意识到我身边那无形无边的墙。“起初,你讨厌它,然后你逐渐的习惯它,足够的时间后你开始依赖它。这就是体制化。”好险,我几乎要开始习惯它了。我必须承认是这部电影给了我某种启示,让我看到了某种真相,尽管有些残酷,可我还是情愿带着一丝痛苦清醒着。或许就是从那时开始我觉得生命本身就是绝症。痛苦有时也是好事,即使我全身麻痹无力反抗,痛苦可以让我不至于完全失去知觉,可以保留一丝救赎的可能。
  救赎?或者被救赎?影片中安迪是靠着十九年如一日的希望和执着救赎了自己,而瑞得是在决定违反假释条例而去寻找安迪向他描述的天堂时获得了救赎。我呢?我该怎么救赎我自己?谁来救赎我?我没有答案,可我至少已经学会了忍耐,我会忍耐着,继续做一个平静的囚徒,痛苦但并不绝望。
  有很多影评谈到Shawshank
Redemption的时候都会提及信念、自由和友谊等等,其实那些只是次要的,这部影片虽然没有试图居高临下地去指引,但他分明告诉了我们,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黑暗中的光。
  当在屋顶上干活囚犯们沐浴着阳光,喝着安迪从监狱看守那里挣来的冰冻啤酒时,那感觉“象是在修缮自家屋顶,阳光洒满肩头,哪一刻仿佛自由人。”多么熟悉的感觉,多年来我自己不也曾经屡次只在一瞬间感觉到超脱?
  当《Le Nozze di
Figaro》的优美旋律象一群彩蝶在肖申克监狱的每一个角落自在、优雅、从容地翩跹舞动时,所有的囚徒都如同正在受洗的信徒,神情肃穆,若有所思。这是我所见过最伟大的电影场景,那华丽的咏叹让我几乎以为上帝是个女人。这也是我见过的最浪漫的监狱场景,浪漫得如同幻觉,一个囚徒的幻觉。
  最后一个海滩的场景美好得如同天堂。我一直怀疑是否真的有那样的一个海滩,也不应该有,影片要给我们看的,就是一个天堂。有了天堂,于是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就成了一个美丽的寓言。
  救赎(redemption),不是逃脱(escape),也不是拯救(save)。所以我们都不要忘了,我们的罪。十年了,这十年本该是人生中最黄金的十年,现在看起来只不过是人生的一程,人生就象是一趟列车,人人都知道它开往何处,只是不知道它由哪条路行进,以及何时抵达。

银河,你好!你那天是多么悲伤啊,为什么我不在你身边呢?你孤独了,孤独就是黑暗,黑暗中的寂寞,多么让人害怕啊。你害怕雾吗?有一首诗,叫雾中散步。雾中散步,真正奇妙。谁都会有片刻的恍惚,觉得一切都走到了终结,也许再不能走下去了。其实我们的大限还远远没到呢。在大限到来之前,我们要把一切都做好,包括爱。这也是很重要的呀!爱你,真爱!我老把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当节日来度过,我看你也是。其实这也不对。我们应当把我们的生活交织起来。不光有节日,还有艰苦的工作日。你说对吗?也许我是胡说。你真坏,又说我热情过去了。小波星期一小波,你好。我那天一定使你十分失望,因为我说到生活有时没意思。这不是我这么大年龄的人应有的想法,但是我的确是这样想了。我常常觉得我的生命中缺乏一种深厚的动力。有时我可以十分努力,但动力往往是好胜心或虚荣心,比如:别人能做到的为什么我做不到?愿意听人称赞等等。在一切顺利的时候,那动力就消失了。唉,我真是毫无办法。我有时十分向往着美,一支美丽的曲子,一幅美丽的画。那天我无意中看到一本摄影集,全是美国的旷野、森林和小溪。我简直着了迷。我想像着咱们两人坐在那水边的石头上,旁边是一棵巨大的红枫,寂静、清新的空气,我好像真的呼吸到带着甜味的空气。唉,那里是多么美呵。陶醉,生命最美妙的一瞬就是陶醉。是吗?十分想念你。非常非常想。回忆着上次见面。我心满柔情。呵,我们的节日。关于活力,我给你抄一段话看:“在物质的固有的特性中,运动是第一个特性,而且是最重要的特性,这里所说的运动不仅仅是机械的和数学的运动,而且主要是物质的动力,生命力,张力,或者用雅格布?伯麦的术语来说,物质的‘Qual’[痛苦]。”注:Qual是哲学上的双关语,按字面意思是苦闷,是一种促使采取某种行动的痛苦。生命力,张力,苦闷,促使采取行动的痛苦,这是物质所固有的。人是物质,所以有这种痛苦,对吗?愿我们的生命力永远旺盛,愿这永恒的痛苦常常来到我们心中,永远燃烧我们,刺痛我们。

暑假上新东方的时候几乎每个老师都推荐了这部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不仅仅是为了学英语,更多的是为了影片的内涵。
终于如愿看了这部曾因为海报让我有些许抵触的影片,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部既没有帅哥美女又没有浪漫爱情的电影在豆瓣上的评分会如此之高。
信念,理想,坚持。或许这就是影片想告诉我们的吧。
影片在放,心中就一直回荡着一句话,自由是多么可贵。
RED说,监狱里的生活就是例行公事,每个人都只是为了活着在吃饭睡觉干活。不得不承认,institutionalization是一个多么令人恐惧的词。一开始你憎恨它,然后开始习惯它,最后变得依赖它。一如离最终重获自由却适应不了无制度生活而自杀的BROOKS。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是institutionalization吧。日复一日重复同样的事。可是,谁又能想象离开了制度我们的生活会是怎样的一团乱麻。
于是,我们只能试着去习惯。
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们也不能失去希望。
十分钟爱影片结尾ANDY写给RED的信里的一句话,hope is a good thing, mayby
the best of things.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我一直相信的,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要失掉梦想。
ANDY怀揣着对自由的渴望,用了二十年,终于得到了他的所求。
六年中每周一封信,用小锤子一点点敲了20年的墙,500码的臭水沟……或许所有这些都是他成功的原因。然而,这些都可以归结为两个字,梦想。对自由的梦想。
有梦总是好的,无论是否不切实际。拥有梦,便有了人生的方向。
Get busy living,or get busy die.

古人云:万事开头难。习惯的改变总是很难,开始它会使人觉得非常的不适应,毕竟都喜欢做自己得心应手的事。

人的一成不变,总是因为害怕。害怕开始的不适应,害怕失去某些,害怕改变的不确定。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中监狱里的那个图书馆管理员老布蹲了几十年监狱被假释后不久却自杀了,他早已习惯了监狱的生活,适应不了出狱后的寂寞,失去了寄托。

改变习惯需要很大的勇气,影片中摩根•弗里曼演的阿瑞也徘徊过想重新回到Shawshank,对安迪的承诺,使他鼓起了勇气去改变。

面对institutionalized,你到底害怕着什么呢?

生命应该是充满活力的,拒绝一成不变的。关于活力,抄段做了很好的解释的话:“在物质的固有的特性中,运动是第一特性,而且是最重要的特性,这里所说的运动不仅仅是机械的和数学的运动,而且主要是物质的动力,生命力,张力,或者用雅格布·伯麦的术语来说,物质的‘Qual‘
[
痛苦]—注:Qual是哲学上的双关语,按字面意思是苦闷,是一种促使采取某种行动的痛苦。“

鼓起勇气,燃烧你旺盛的生命力,让永恒的痛来刺痛我们。